作者: superay

2652 篇文章

北大教授: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从知识分子变成了“知道分子”?
我们每个人都是“知道分子”,思想有广度、缺深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平原 今天的中国人越来越看重实际利益和物质需求,精神生活越来越少。 每天睁开眼睛,打开电视、网络,或者外出,都会被塞入一大堆广告,而大部分的文字是没有意义的。 01、从“知识分子”变“知道分子” 我知道阅读形式在变化。但书籍和网上的报道、新闻、娱乐是不一样的,它更加需要一种投…
【人之初】聊一聊“知道分子”
      看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英国哲学家罗素说:人生而无知,但是并不愚蠢,是知识使人愚蠢。【衷中参西】公众号【人之初】这个版块,最开始的想法是因为我女儿的出生,我希望能够记录她成长的点点滴滴,愿景是期望她能够一直保持对世界充满好奇。现在来看,只能降低一些标准了,“不愚蠢”就很好。    &nbs…
王朔:你丫充其量是一知道分子!
你必须内心丰富, 才能摆脱这些表面的相似。 煲汤比写诗重要, 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 头发和胸和屁股比脸蛋重要, 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 ——王朔致女儿 王朔,是小编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他的书总能给你一种酣畅淋漓的舒爽,并给读者一种打破自我价值观的震惊。除了去世的王小波,王朔是极少数把小说写得如此有趣的人。   关于王朔: …
邓晓芒:当代知识分子的身份意识
(本文转自“爱思想网”) 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正面临着身份的困惑。到底什么是“知识分子”?按照《现代汉语词典》和《辞海》的定义,知识分子就是“具有较高文化水平、从事脑力劳动的人”,“有一定文化科学知识的脑力劳动者”。这是一个极其中性的定义,它把知识分子拉平到了与一般老百姓同等的地位,即他们都是“劳动者”,只有文化水平高低的不同。知识分子用“知识”来劳动…
习得性无助:心理学视角下的挫败与绝望
当人们反复尝试某一件事情均无法取得成功的时候,人们就会形成一种定向思维“我的努力是没有用的,即使我累死都不能改变结果”。于是人们会选择什么也不做,接受目前的困境。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关于“习得性无助”的理论为我们从心理学角度解释了这种挫败感和绝望感。 什么是习得性无助? 习得性无助理论(learned helplessness theory)是指…
张维迎:给杨小凯的一封信
辛庄课堂 编者按   今天(7月7日)是杨小凯先生去世17周年祭日,本公号发表张维迎教授《给杨小凯的一封信》,以此纪念这位杰出的经济学家和思想家。在这封信里,张维迎教授追忆了他与杨小凯先生22年的交往以及杨小凯的学术思想对自己的影响,读来令人感动。   题记:你我都是追求学问之人,不是政治家。这是我们能心心相印的重要原因。人们都说,独立的思想者总是…
《杨小凯作品集》|向死而生:杨小凯和他的三次范式革命
丹麦天文学家第谷·布拉赫,观察天文星象长达20年,写出了当时世界上最精确的天文表——人类历史上首次把年的长度精确到秒以内。然而,由于第谷信奉“地心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因此始终无法对观测到的海量信息,做出任何突破性的解释。 当他临终前把毕生的心血——海量的观测数据,交给关门弟子开普勒时,感慨地说:“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在天文学上有开创性的…
比特币总量2100万枚的来龙去脉
原创 | 刘教链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五月的加密市场,BTC(比特币)在6万刀踟蹰不前,春去花落一片红。无甚热闹,但徜徉湖边,看绿水青山,心底宁静,仓位致远。 BTC乃加密行业之根。总量2100万之上限,乃BTC之本。一切都从这个神奇的数字展开。可是它,为何是这样一个数字呢? 教链在2020年12月5日…
张五常《五常学经济》读书笔记
张五常老先生一直是唐老师很敬仰的经济学泰斗,多次在文章中提到过张五常。我也多次有兴趣学点有关经济学的东西,为此买过几本有关书籍。奈何资质太差,大多情况下都是读个开头便束之高阁落下个吃灰的下场,没有一本能读下去的。由此对经济学无形中产生了畏难情绪,有较长一段时间不去触碰这类书籍。 现在看来,不是经济学太难,而是好多作者把经济学弄成了数学,大多书中无不…
张五常:我40年来学到的经济学精髓
文 | 张五常 张五常,1935年出生于香港。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他以《佃农理论》和《蜜蜂的神话》两篇文章享誉学界。 女士们、先生们: 我想花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结一下我40年来所学到的经济学的精髓。 现在经济学似乎已非常技术化、非常复杂化,但是事实上我们所归纳出的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却是非常简洁的、非常简单的。…

您不能复制本页内容(。・_・。)ノI’m 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