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史话·76 | 分道扬镳(3): 分叉战争

(詹姆斯·希拉德,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情回顾:比特币史话·71 | 智能合约(6): 逆波兰式
比特币史话·72 | 智能合约(7): 多重签名
比特币史话·73 | 智能合约(8): 从人到神
比特币史话·74 | 分道扬镳(1): 三种分叉
比特币史话·75 | 分道扬镳(2): 脑裂

正文:
2017年8月1日,在比特币区块链区块高度#478559的位置,一条新的分叉链被人为创造出来,并永远不再与原链交汇。这条新的分叉链,就是“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代币符号BCH。[1]
莱特币等同样分叉了比特币源代码并修改了出块算法、拥有自己独立的区块链的项目不同,比特币现金继承了比特币区块链高度#278559之前的全部历史数据,并采用了同样的SHA-256出块算法。它显示出了强烈的挑战比特币并取而代之的意图。在比特币大陆的联合创始人吴忌寒以及一些大矿池的支持之下,比特币现金的全网算力一度接近甚至短暂超越比特币。一时之间,比特币的江湖地位岌岌可危。
比特币现金的这次硬分叉成为了比特币前十年发展史上所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这次事件,为2015年初-2017年底长达两年半的比特币扩容问题之争划上了一个并不完美的逗号。
早在2010年10月3日,Bloq的CEO、曾经发现比特币UTXO数值溢出重大bug的杰夫·加兹克(Jeff Garzik)就在论坛中提出了一个补丁,把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从中本聪的1MB扩大到约7MB。但是,他的提议被中本聪否决了。中本聪回帖说:“不要使用这个补丁,它会让你和网络不兼容,这对你自己不利。”[2]
紧接着,中本聪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我们更接近于需要它的话,那么我们可以以后逐步引入一个改变。”但是,中本聪既没有解释什么情况下会比当下更接近于需要改变区块大小,也没有说明改变的方案,更没有给出怎样逐步引入的指引。正是区块大小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参数,以及中本聪关于这一点的含混不清的解释,在5年之后引发了全球比特币社区旷日持久的争论,并最终导致了社区的分裂和BCH的诞生。
由于区块大小这个参数的改变需要对比特币区块链进行硬分叉,而硬分叉必须以非常谨慎的方式进行,最重要的并非技术问题,而是就硬分叉的目的和意义,整个全球社区所有的参与者,尤其是掌握代码编辑权力的核心开发团队、掌握挖矿算力的大矿池和矿工、以及代表用户权益的应用层服务商们(比如交易所、支付平台等),达成高度的一致,才能够保证硬分叉的顺利实施。但是比特币系统在设计之初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去中心化,也就是对抗各参与方的合谋。尤其是在中本聪消失之后,比特币系统必须有足够的能力与人类合纵连横的政治手段相抗衡。
在这场眼花缭乱的政治斗争中,背叛和对背叛的背叛令人难辨忠奸,阴谋和对阴谋的阴谋让人难分是非,攻击和对攻击的攻击使人难知真假。
应该说,不存在所谓支持扩容的一派和反对扩容的一派,持这种说法的人已经在用词上悄悄地把支持直接修改区块大小参数、进行硬分叉来扩容的一方定义“革命派”,而把坚持要以更加慎重、尽量避免硬分叉的方法来扩容的一方定义为“反对派”,从而用一种春秋笔法对观众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实现其占据正义高地的政治目的。
2016年5月,支持修改区块大小扩容、传承了中本聪衣钵的第一代比特币核心开发领导者加文·安德森(Gavin Andreson)因为迄今为止仍是谜团的原因而公开发表声明,宣称“澳本聪”克雷格·莱特(Craig Wright)就是真正的中本聪,但后者却屡屡食言、无法拿出声称的证据从而被社区认定为是一个骗子,这也直接导致了加文·安德森的声誉一落千丈,并最终被逐出比特币核心开发队伍。在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中,支持采用替代的所谓“隔离见证”(segwit)扩容方案即BIP-141提案的意见开始占据上风,但这也导致了支持修改区块大小扩容的“大区块派”把攻击的矛头直接对准了核心开发团队。甚至在2017年5月21日在美国纽约召开的所谓“纽约共识”会议上,没有一个核心开发团队的成员代表参加。
一个把核心开发者排除在外的所谓共识会议能达成有效的共识才是神话,会议要求绑定实施隔离见证和区块大小硬分叉的决议理所当然的收到了核心开发团队的拒绝执行。而此前吴忌寒把比特大陆旗下控制的蚂蚁矿池全部算力切换去支持的硬分叉,所谓“比特币无限”(Bitcoin Unlimited),因为出现了各种掉块的严重问题而遭遇失败。且不说吴忌寒究竟是否有单方面的权力替连接到矿池挖矿的全体矿工去选择比特币硬分叉,这一硬分叉失败已经证明了比特币的安全扩容所需的技术能力离不开现有的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的参与和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大区块派仍然一意孤行,甚至秘密召开排除了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的纽约共识会议,即便不是别有居心,也是令人费解。
2017年4月,莱特币(Litecoin)顺利部署了“隔离见证”技术,验证了“隔离见证”扩容方案能够安全实施。5月22日,就在排除了核心开发团队的纽约共识会议的次日,核心开发团队发起绝地反击,核心开发者詹姆斯·希拉德(James Hillard)提出了BIP-91提案,该提案不需要对比特币进行硬分叉,而只需要进行算力投票,也就是所谓“用户激活软分叉”(UASF)就可以实施。隔离见证技术加上数据压缩技术,大约能够把比特币区块的实际容量扩大4倍,达到4MB左右。这让所谓纽约共识会议要求的继续实施将区块大小参数从1MB调整为2MB并因此而需要对比特币再次实施硬分叉显得愈发不合理,似乎这一方只是为了取得斗争的胜利、获得政治的地位,而缺乏了一种更高层次的胸怀和大局观。
7月21日,比特币矿工升级了支持BIP-91投票功能的软件。如果投票成功,隔离见证将于区块高度#477120被自动激活。到8月8日,100%的矿池打开了支持隔离见证实施的信号。8月24日,隔离见证被成功激活。隔离见证激活后的一周,比特币价格上涨了50%,市场用价格表达了它的意见,来自全体持币者和用户的集体意见。
至于硬分叉诞生的BCH,则开了一个“一言不合就分叉”的先例,不仅在2017年底、2018年初的牛市狂潮中启发了无数投机者复制分叉币招摇撞骗,而且在2018年8月16日引发了“澳本聪”的再次硬分叉。这个新的硬分叉,则被称之为“比特币中本聪愿景”(Bitcoin Satoshi Vision),代币符号BSV。正如BCH的分叉理由是比特币电子黄金的定位背离了中本聪支付货币的初心,BSV的分叉理由如出一辙,认为它才是真正代表中本聪最初愿景的天选之子。2020年8月5日,当初跟随吴忌寒分叉BCH的ViaBTC创始人杨海波发文表示,出于对于BCH发展现状的不满,他考虑对其再次分叉,新币就叫做“比特币猫”(Bitcoin Cat)。
博弈论中有一个策略叫做“冷酷触发”(Grim trigger)。一旦开启了背叛的先例,背叛者就陷入了被背叛的永恒循环。这,也许就是分叉者的宿命。
【未完待续】(公众号:刘教链)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

您不能复制本页内容(。・_・。)ノI’m sorry~